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中•完】击鼓(part•3)(哨向AU•半欧风•诗经混搭)

3
你兀自洗了澡,在冰箱里拿了一罐不同牌子的啤酒,冰凉的触感经过哨兵的五感放大后冷得刺痛、砭骨。剩下的时间里,你仰躺在自己的床上。白噪音在塔的四周连续不断地流淌,令人舒适,身下是你和忍足在逃出来的第三年为了庆祝公司步入正规,在家居城亲自挑选的KING SIZE的大床。

你放松了神情,疲劳的身体几乎立即进入假寐。

你想起了你们那自由的八年,你刚刚逝去的平凡人生活。你想起逃出基地后忍足偷偷用精神触角的催眠帮你们骗到了最好的沐浴,最好的食物,你们就像两个狡黠的贫民窟小孩。你想到你们一起建的公司——钱总要有个固定来源——你是总裁,他是设计师,你们就像两个最最普通的人那样成天坐在电脑面前,有时候加班到深夜。没有人会发现你们是顶尖的通感者。你想到第一年你们住的小公寓,从南边窗口望出去是一片贫民房,晴天的周日,会有大妈在窗口晒被子。你问过他的生日,他答道自己已然不记得,于是你便约定同一天庆祝生日。头两年没日没夜地工作,金钱匮乏,你们不过圣诞节,不过生日,只庆祝只属于你们的“实验所脱出纪念日”。到了后几年,公司愈来愈大,逐渐转为行业龙头,你才骄傲地证明自己脱离“通感者”的身份,也会是社会上最优秀的人。

然而这一切都已然成了回不去的过去。

通感者素来为世人羡慕景仰,然而其又有何用?被迫结合,被迫上战场,失去自由,失去自我,只因一个“通感者”之名,一个“超能力”之称。

不对劲。

你猛然从床上坐起身,菲妮克斯经过长途的飞行,已然疲惫不堪,沉入睡眠。窗外夕阳遍天,云霭大片地聚拢,层层叠叠,绘作世间最残忍的血色。忍足的房间内传来隐隐翻动的声音。

菲尼克斯的伤已然痊愈,那么这股钝痛从何而来?

忍足的马丢了……你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最糟糕的原因——当一个通感者虚弱到一定程度时,其精神体便……

突然消失。

你翻下床,披了件白衬衫便赶到忍足的房间门口,门把无法转动,你剧烈地敲了几阵门,毫无反应。继而是一声巨响——你不得不感谢哨兵的强大力量——你踹开门,冲向门内,你看见了忍足。

他全身几乎被汗浸透了,脸颊是不自然的微红,扶着额,徒劳地操纵着精神触角,抵挡你的进入。

这显然比你想象的还要糟,你怔住了。

——别过来。

低热期?你隐约意识到什么,两人的精神纽带所在已然开始发烫、发光,它在渴望——

更进一步的结合。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