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贺红】又是喜闻乐见的校园化竞

      即使即将学考也要浪。脑洞汹涌而来,故请允许我摸个鱼。
——————————————————————————————

        我的情人是无机的硫化镁,
       有机的二氯甲烷。

        莫关山看着贺天的头像灰下去,就像一个浮岛沉到海底,他知道他又在刷题,他忙。
        贺天进了省队,离了杭州,看着他发上来的一张一张合影,知道他过的很好,贺天就是那样锋芒毕露的人,即便在高手之间也能脱颖而出。
        他的头像是自己画的偶氮二甲酸二乙酯分子,那时候还是莫关山指着这个它对他说很适合作为恐怖片的杀人预告。贺天笑了笑,隔天就换了这个头像。莫关山说你他妈又不混黑社会啊“嗝屁先生”,贺天意味深长地说当然不是,莫仔,我是你爹。*
        “那时候”是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在大学里上化学竞赛的夏令营的时候,贺天小崽子还在“基础班”里面混着的时候。那时候多好啊——莫关山翻了个身,仰面躺着——那时候老子还比他强那么多。
        ——这不是给莫仔探探路嘛。
        ——莫仔那么强,到时候拿个金牌回来,我先去试试伙食好不好吃。
        手机在床单上振动一下,莫关山拿起来。
        “狗屁!”他笑骂道,“去你的莫仔,我是你莫哥。”
        他说:“我要能拿个一等奖就成了。贺狗子你努力拿个国际金,给你爹我脸上添点光。 ”
        说罢他又把手机扔回床上。黑洞洞的卧室里只有钟的鼻息。他想着贺天再回复估计要十五分钟以后,他想着贺天会回什么呢,他想着硫化镁,硫化镁是什么意思呢。
        他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又亮起来。他急忙去看。
        ——不早了,睡了。
        哦。
        他盯着那句话,他心中还想说的很多很多就像泉水一样的很多很多都一下子结成冰,卡在嗓子眼里,卡得他喘不过气。他什么也说不出来,所以他回:“恩。加油。”
        所以硫化镁是什么意思呢。
        那句话是贺天大半年前改的个性签名,他一改,全世界的妹子也就知道了,人家贺天大佬一心学习,不谈恋爱呢。那时候学校风气一片欣欣向荣,校领导留下了欣慰的泪水。
        那时候莫关山是偷着乐的,毕竟化学,一个他们有共同语言的东西,势必能让他们近一点,再近一点。他喜欢贺天,他想和他多聊聊天。
        但是看起来事与愿违。
        他记得他们感情最好的时候,贺天他天天上楼来自己班里找他打篮球,乃至三楼的学姐天天蹲守九班门口,为见传说中的贺男神一面。暑假里留在学校准备初赛,晚上贺天请教问题,顺便赖在他们寝室不走,两个大男孩汗涔涔地缩在一个被窝里。
        你说这儿子长大了怎么和爹那么不亲呢,真愁人。
        莫关山也曾以为贺天不过沉迷学习,无心恋爱,知道他某天来到学校最高的塔楼,在一片一片涂鸦和宣泄的留言墙中看到0.5毫米的字迹:
        我的情人是无机的硫化镁,
        有机的二氯甲烷,
        都是你。
        学校里有那么一句话——会用粗记号笔、大水彩笔挥洒一通“XXX我爱你”的都不算真正的喜欢,真正的喜欢是用黑色水笔在墙上细小地印着的姓名缩写,一笔一划,刻骨铭心。
        莫关山想,事情可能不对了。于是他没有告诉其他人关于这边写着的一切,他回去,拿了一支笔和一张纸,把硫化镁和二氯甲烷反复写来写去。
        硫化镁,硫和镁,MgS,...MGS。
        他以某种特属于暗恋者的自恃精神,想着那不会就是自己吧。一边否定那一点小小的可能性,一边又为此雀跃不已。一边拿贺天所有的举动安上“贺天喜欢自己”的帽子,一边又明知不可能而诚惶诚恐。
        然后他看到二氯甲烷,他傻眼了。
        二氯甲烷,CH2Cl2,2LC2HC............为什么偏偏是两个氯呢。字母太多了,他甚至不知道怎么翻译成一个人,但那个人肯定和自己无关。莫关山想着,心头那点小火苗又暗淡下去。
        莫关山睡不着,他又翻了一个身,他拿起手机,翻他和贺天的聊天记录。
        然后他发现,自己以为长长长长看不到尽头的记录,也就那么多,从“莫哥”到“莫仔”,而后是贺天突然而然的冷淡。莫关山不想看后面半截,他翻到记录的第一页。
        ——你好,我是学化竞的新生,请问.........
那时候还挺有礼貌。
        ——曙红,它挺适合你的。
我才没有它黏人。
        ——爱好和擅长是两回事,毕竟热也不能完全转化为功。
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你英文名叫Don't Close Mountain挺不错的。
        切。莫关山笑出声。有什么不错的,又俗又难听。Don't Close Mountain,莫关山,不要关上山,.........
        莫关山暗自好笑。不过——
        DCM!
        灵光如闪电一样击过莫关山的全身。
        冷汗一阵一阵望上冒,他心脏跳着跳着,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想不会那么巧吧...说不定不是呢...
        二氯甲烷...DCM......
        一种被彩票砸晕的雀跃悄悄地笼成一张网,一张细密而不堪一击的网,而一切的一切只恃于对方怎么回答。
        他点开了对话框,一遍一遍输入又一遍一遍删掉,他期盼对方的肯定又希望在否定之下全身而退,他一遍一遍地措辞,不料贺天的头像骤然亮起来,贺天说:
        ——莫仔,你记不记得DCM。
        贺天一直是那样,一个问句也要拿出肯定句的气势。莫关山回到:
        “恩。”
        ——我是说
        “恩。”
        莫关山抢先回道。
        他觉得整个世界在明亮起来,他花了整个青春侍候的事情正在一点一点按着他的愿望走下去。
        他想,现在他大概有点底气了。
        贺天显然也有些底气,但他仍在等待。他在等莫关山更明确的回复。
        但是莫关山说:
        “我有时候觉得化竞就像一个纠缠不休的前女友。”
        恩?
        “我需要她,我也有点喜欢她,但我也希望能把她甩掉。”
        贺天心中也急了。就像之前莫关山一贯的那样,他想,他本该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个不开窍的学长,这个一直被他放在心里,又不得不疏远来维持平衡的人——
        尤其是...
        ——那你的“现女友”是谁?
        前女友?贺天挑眉。
        贺天等了一会,那“一会”里面他每一秒钟心都在往下沉一点,一点一点地,来到了软流层、下地幔...给烫的毫无知觉。
        然后他看到手机屏幕亮起来,连带着将他整个人连同心一起浮起来,他看见莫关山说:
        “大概是法沃斯基吧。”
        Favorskii。
        Favor-sky。
        最喜欢的贺天。

*偶氮二甲酸二乙酯:简称DEAD或DAD

评论(2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