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年度巨作•校园•短•甜】化竞生(化竞三十题•十八)

“年度巨作”是相对于我自己的因为我实在是构思了超级久www
剧情是沿着序号的,然而是跳着写的~( ̄▽ ̄~)~
啊专业知识方面,欢迎挑刺~( ̄▽ ̄~)~
——————————————
18.配位化学/杂化轨道还是分子轨道

“星期四晚上来我家。”
“没请假呢。”莫关山道。
贺天斜睨一眼:“给你请了。”说罢回到自己的座位。只给后排那个恶狠狠瞪着自己的红毛留下背影。
啧,又是这样。莫关山算是烦透了贺天这自说自话的性子。
班上零零碎碎的同学都回到座位上来,语文老师按时出现在了教室前侧。
莫关山不是不懂贺天那傻逼兮兮的控制欲。刚在一起那会就靠着父亲的关系将平行班的莫关山硬生生调来了竞赛班,莫关山忍了;擅自取消了自己的长住生身份周末将莫关山拖到校旁边的自己家去,莫关山也忍了。他知道贺天的小孩性子,但并不意味着他不介意。
莫关山愿意两个人互相忍让,却不是被贺天像所有物一样呼来喝去。今天去给他做饭、明天不准去打球。
莫关山是个人,还是个大男人,论谁被这样使唤都不会乐意的吧。
贺几把天,搞清楚,本大爷是你的男朋友。
——仿佛他激发了要激发的电子,空出了相应的轨道,还“体贴”地调整了自己的形态,只对配体随意地扔一句“你来吧”。
放屁,谁爱去谁去,反正老子不干了。
于是他屏蔽了贺天的消息,下课便想着法子躲着贺天。座位前排远远投过来警告意味的视线,莫关山也当做没看见。
两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贺天放了学便往莫关山那里冲,莫关山跑着,却跑不过贺天,直到被直直地禁锢在墙边,听着贺天微微喘气的声音:
“你今天吃枪药了?”
莫关山眼角带红,紧锁着眉头:“操你说去你家就去你家,凭什么!”
“老子受不了了,老子要分手!”
“快点放开,老子要去训练了。”
“注意你说话的态度,红毛。”贺天居高临下,眼睛里是浓郁的墨色。
在一起以后,贺天总是喊他小名“毛毛”,戏谑的时候喊过“小莫仔”,撒娇的时候埋在他脖颈喊过“莫莫”,而仅有当贺天真正生气了,才会叫他“红毛”。
说着,贺天还是不甘不愿地放开了他。学校的训练队很严,若是迟到了要罚跑圈。
贺天还是挺好的,不想让自己被罚。莫关山这样想着几乎心一软。
但是他这自说自话的性子自己忍不了!这样对自己讲着,仿佛是要一遍一遍说服自己,他皱了皱眉,往操场跑过去,指甲一点一点掐进白皙的手掌心。
热着身一边脑子跑着火车。
——“一边体训,一边还要化竞,会不会太累了?”贺天一边按摩着自己的小腿一边说着。
——“周末学校没热水的,到我家来吧,恩?”
——“…”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一层一层的云霭是深浅不一的绯红。
莫关山跑过弯道,另外半边天是纯净的湛蓝,莹白的弯月印在天空中。
莫关山跑过弯道,夕阳从大楼后面坠下去看不见了,深橘红色的晚霞如同光明与黑暗战斗的残骸。
莫关山再跑过去…
没可能的。莫关山心中对自己叹了口气。在那么早那么早以前,自己就已经那么那么喜欢贺天了。
已经输了啊,自己根本就没有可能离开他。没在一起之前喜欢到心里都发痛,这样的感觉,自己怎么会忘记呢,怎么能忘记呢。
汗水从额头上一点一点淌下来,跑得有点多,乃至于停下来的时候头都有点发晕,乃至于隐约见到了树后方高挑的身影,墨黑的双眸。
只是一瞬。
莫关山忽地笑弯了眼,呐,贺几把天,爸爸决定原谅你。
那天以后,莫关山却发现贺天不一样了。
不再瞅着机会缠着自己,中午下午总是找不到人。化竞课上相邻的座位,却一言不发。
喂,贺天,你别真不要爸爸了啊。
莫关山一边自我安慰着“不会的”,一边底气不足地乱猜。贺天本来就是那么优秀的人,甩了自己一天之内都能交上新女朋友。
如斯想着,红毛变得闷闷不乐起来。
那人忽然回过头来,视线碰撞吓了莫关山一跳,正想表现点什么呢,那人却移开视线,仿佛一切都是莫关山戏太多。
“红毛,今天是你生日嘛。你怎么都不说?”晚自习结束后,回到寝室的见一拿出手机,看到了QQ的“好友生日提醒”,忽然叫起来。
“靠,老子都忘记了!”莫关山跳起来。寝室里是一片“那就不送礼物了”的唏嘘,莫关山才反应过来——今天就是星期四。
莫关山是一个混蛋,他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而且他误会了自己的贺天儿子。但是贺天也没提醒莫关山。
所以贺天也是个混蛋。
莫关山夺过见一的手机,嫌弃了一下屏幕上展正希的脸,拨了贺天的电话,响了一下电话马上被接起来。贺天没说话,莫关山把几天没说的话都通过这个小小的机器传到贺天的耳朵里:“操老子都忘记了今天是我生日,你都没给我礼物太不厚道了。”说着说着,声线里带了笑意。
“对了,”莫关山声音轻下去,“我现在过来迟么?”
“不迟。”对方低沉的声音顺着电波传过来,一直传到莫关山那颗不安了几天的心中。
于是莫关山在寝室关门的最后几分钟里,冲下了楼,在高峰人流中窜出去,一路冲出校门,跑到了他所熟悉的小公寓楼下。
那里亮着明晃晃的光,暖黄色的,他想起来客厅的灯坏过一次,这个颜色是他选的,虽然被贺天嫌弃了很久。
他上了电梯,门开的一瞬间就为面前的黑发少年牢牢地抱在怀里。
带着几天不见的思念,发狠了地嗅着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贺天身上的成熟的好闻的气息,还有他们一起买的沐浴露的味道。爱恋与委屈一瞬间在心中爆发出来,在彼氏的怀中。莫关山的手臂紧紧的圈起了贺天的腰。
良久,贺天放开了他,确是小心翼翼地牵了他的一只手。进了房门的一瞬间,莫关山看到了气球和花,蜡烛,还有贺天做的蛋糕。
肯定是他做的,不然哪有怎么丑的!莫关山简直要笑出声,喉头却哽咽地说不出话。
他听见彼氏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响起来,却以一种震撼自己肺腑的力道:“莫莫,我错了。”
“生日快乐。”
贺天真是个傻瓜,要给自己惊喜为什么说得像约架似的。明明想要对自己好,却一定要摆出一副强迫一样的姿态。
傻瓜,大傻瓜。
彼此都是骄傲的少年,总有点口是心非。原谅他们吧。
“原谅我吧,莫莫。”
——我们之间不是中心原子和配体的浅淡的杂化轨道。
我们要在一起,我们会合力组成分轨模型。
你有的都提供出来,我有的也都给你。
然后一起面对困难,一起升降能级。
再将电子一点一点填充上去。
——你是我最心腹的内规型。
搂过对方的肩,舌尖蘸了奶油,相互纠缠在一起。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