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超短•半个意识流•花吐病HE•完】摽之樱

上一篇文坑了。
——————————————————————————————
1
窗台边有一个少年。
最大最盛的樱花树,从窗台处眺望进来。
何忧?何愁?她正在这一辈子最美的季节呐。
春日未雨,一树的花苞,一夜之间,悉数绽放。
迷离了谁的眼,而那人却是否曾注意过。
春风吹起一层一层窗帘,花瓣从窗口溢来。
少年一直不喜爱樱花。近乎残忍地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剥离,然后散落天涯。
风起。
风息。
黑发的少年便伫立在窗台前。
太久了,久到仿佛要和她融为一体。

2
少年的眸子里,写不进春天。
亦或说,那双黑眸中,已然装满了少年自己的春天。
花瓣扬,花瓣息,红色的身影便划过视野的边际。
他回头了,他抬头了。
他看见自己了么,他不该看见自己的。
他认出自己了么,他本不该认识自己的。
少年笑了么,少年没有笑的理由。
红色的眼眸里到底装了什么,距离太远已然看不出来了。
——但是你一定是憎恶我的吧。
本不该强迫你的,已不会强迫你了,惟不曾强迫你的,憎自己强迫了你,已不能再强迫你了,曾却只有强迫你,怎么办,怎么找,无处寻觅。
——你已经自由了啊。
风起,樱花花瓣落在红发少年肩头。
风息,拍抚间花瓣滚落尘土。
只剩冗长的春日,无止无休。

3
若是我的接近,只能换的你眼底的厌倦,那倒还不如,葬在这樱花树下了好。
樱花的花期有多短?
——最灿烂的日子又有多长?
少年弯下腰,起身间,手心多了几片带血的花瓣。
诚然让他感染是少年的故意,然而少年未曾念过,开朗如阳光的红发少年,竟真能感染上此病。
樱花树眷恋的向日葵啊,你日夜思恋的又是谁?
摽有樱,顷筐塈之。庶士我求……
罢了,曾不如让我就此堕落下去。

4
窗台边多了一抹向日葵。
他不该来的,他已经来了。
少年还没有准备好,少年一直为此准备着。
少年本该死心了,少年一直盼望着。
——莫关山也从未见过贺天这副模样,那人本该是强大如神的,怎……
他很担心。
向日葵最后一缕阳光也给高大的樱花树遮去了。殊不知——
她心甘情愿。
红发少年就这样,站在他的对面,数日未见,贺天几乎有点失神。
——樱花树近乎贪婪地抓着她最后一缕阳光。却总忽略了向日葵的意愿。
那是他近在咫尺的心上人、可望不可即的阳光万顷。
樱花瓣带着鲜血在风中淋漓,汹涌的,浩浩荡荡的。春风近乎悲泣地将其托起,在空气中盘旋。
一周又一周。
近乎残忍地悲泣着,我想要接近你的事实。
然而黑发少年对面的人却不知道。他咬着下唇,问出一个近乎愚蠢的问题:“你这样,是因为见一么?”
愈想接近对方,愈发制止自己。
愈发制止自己,愈加咳嗽不休。
淡粉色的花瓣倾诉般地,从口中溢出。无止无休地,仿佛要连身体,都化作花瓣消散在风里。
窗外春雷鸣动。少年知道,那是樱花花期的末尾。

5
已经不行了,已经无法抑制了。
无数想见你的念头,在见到你的一刹那,近乎疯狂地攻击着,妄图克制的自己。
你的双唇仍然翕动着,说着什么,已经悉数听不见了。
你的双颊那么红,是一路奔跑过来的么。
真好,到最后,还能见你一面。
——“贺天,我去把见一给你叫过来!”
你看,向日葵的花瓣还随着说话不停地望外泻呐。
到底是因为谁?
贺天忽然变得有些愤怒,有些难过。但他已经无力去分辨了。
即使我已经这样了,你还要离开么?去那个人身边么?
不行。绝对不行。
黑发少年身体已先一步作出反应,他禁锢住对方的双肩,将莫关山结结实实地转过来,然后低头,近乎暴躁地啃咬对方的双唇。
“贺…唔……”
向日葵睁大了眼睛。
是因为吃惊,还是厌恶呐。
——果然还是两者都有吧。
趁其说话的瞬间,贺天的舌头已无意识地钻进对方的口腔,肆意的翻搅着,对方的舌头也被迫地与自己纠缠起来。明明下过决心不再强迫他了。
花瓣。
莫关山的口中还残留着花香,然而樱花瓣遇上向日葵——两者都消失了。
窗外的雷雨淅沥沥,阴沉的天,仿佛不会再亮了。
雨水从窗口散落进来,打湿了两个人的鬓发。
莫关山开始青涩地回吻,双手不觉间已缠上贺天的脖子。
黑发少年察觉到了,悄悄地收紧在对方腰间的手,右手按住了对方的后脑。进一步加深了吻。
接吻变得缠绵。那么近,只见得两人的舌根交织、若隐若现。贺天甚至睁开了眼,凝视着对方红透了的耳根,还有无意识的半睁的红眸,情动而放大的瞳孔,满满的都是自己的身影。
就像过了一个世纪,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了,才略微分开双唇,而后又默契而迫切的贴合到一起去,唇瓣厮磨着。
喜欢你,一直喜欢…好喜欢。
贺天伸出舌头,舔了对方的下唇,而后将双唇移动到对方的耳畔。
“在一起吧。”
樱花树的最后一片花瓣,在雷雨的肆虐之下,终于掉落到初放的向日葵身边。
——————END——————

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其实上一篇没有坑。我就先酝酿酝酿。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