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中•完】击鼓(part•0)(哨向AU•半欧风•诗经混搭)

最近生病狂写文www
看到标题上明晃晃的“半欧风”与“诗经”就不想来看了有没有(^_^)什么你还是点进来了?那就非常感谢你啦~
云易儿的奇怪混搭文风+超有爱的哨向设定!
私设:足够强大的哨兵与向导结合,会产生一个新的神兽一样的大精神体。
作者废话太多肯定是反派2333如果你能忍受OOC与诡异的设定,请往下看吧!(^_^)
——————————————————————————————

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0
“我们终于逃离了。”他说。

天边的暮霭如同燃烧的凤凰,羽翼在西方蜷伏晕染出一大片金红。

你笑了,嘴角的血迹使笑意看起来有些狰狞,破烂的衣衫上模模糊糊地标着几个数码“2398s①”,金色的头发沾染着油腻的尘埃。破碎的精神领域如倒坍的宫殿,你混乱的脑海爆发出一阵一阵痛楚,被摧毁的精神屏障拒绝不了任何干扰。

狼狈又如何?谁曾冠冕堂皇?又是谁如今一败涂地?华丽自然属于最终的胜者。

拐卖,无尽的饥饿、困乏,还有非人的训练,直到眼眸中不剩一点属于少年的缱绻的温柔。然后那些训练员、高管,所有人都未曾意料的,缄灭、逃离,一个少年的复仇宴会,一切都计划地刚刚好。一群成人的失败,一群孩童的成功。

无言的军队从西方渐渐走向东方的黑暗里。清一色的制服,各异的伤痕;孩提的脸庞,不属于孩提的沉静、漠然。百余个高挑的少年,跟随着队首的金发与蓝发少年,跌跌撞撞、蹒跚提携地,朝圣般向心中的自由走去。最秉异的天赋、最落魄的姿态,这就是通感者的结局么。

火焰在他们身后吞噬一切,十里内最大的塔此时分崩离析。红色的恶魔舔舐去一切仇恨与阴谋,化作人类最无言而壮观的图景。

战鼓。

那是令你惶恐不安的声音。

五感如同一张向四面伸展的网,听觉的弦被轻轻拨动,继而波动渐渐变大,天地都为之震动,仿佛灵魂也一同震颤。然后其他四感的丝线不由得向其靠近,失去作用,眼眸渐渐失去焦距,精疲力竭的身体也陷入极点……

然后你感觉到你身侧的向导,不着痕迹地握住你的手。

混沌的世界刹时清明,疲倦于红色的眼睛贪恋着宁静的深蓝,鼓声渐渐轻缓,然而身侧却有实实在在的声音响起来,那是某种虔诚的合唱,来自身边每一位面露疲色的孩童,连同迹部景吾整一个王国,送上天空去……

“王者迹部!”

“王者迹部!”

你低头,看向与对方紧紧握着的手。你知道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正凝望自己,即便自己也筋疲力尽,却作出没有事的样子,安抚你极度紧张过后的神经,这太令人生气了。他眨眨眼,看向你略带怒容的神情,没有说话。蓝色的长发,同样款式的宽大蓝色短袖,缝着“2398g”。

远方树林中云雾弥漫,若隐若现间,你看见蓝色毛发的独角马渐渐走来。“卡莱尔。”你听见你的向导轻轻唤他。他驯良地低下头,其后颈上一道刀痕森森可怖。

那个时候你以为你赢了,然后又过八年,在刻有“迹部&忍足”名字的塔中,听见你的向导说:“实验所给我们下发了指示。”

雪白的墙面上投射出一个人的脸,腕间收集器发出的光束间,你看见无尽的微小尘土。

那是一位向导,五十出头,花白短发,实验所白袍中左侧袖子空空荡荡。但其精神力仍强大的很,神态气场中都带有无可争议的威严。而他却有一张迹部景吾永生不忘的脸——

媒介人②、实验所副所长,麦克博士。

真是讽刺,迹部看向他左侧断臂,嗤笑。八年前的爆炸,他是被伤的最深的一个。然而现在他却作出一副慷慨的、宽宥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以最官方的姿态说道:

“2398,你们八年前展现出来才能令组织震惊而赞许,经过上层讨论,决定给予你们一个在外自由训练的机会,现在是时候回归组织。实验所已经下发任务在你们的收集器中,并且请尽快完成结合,这会使你们完成任务轻松不少。

“对了,实验所在你们的塔中放了一枚小礼物。若是你们无视任务,你们知道下场的。”

仿佛一切都在他们预料中一样。

“他们不可能最初就预料到我们会逃跑。”你说。

当黑夜笼罩大地,树林中一只野兔怎样逃离?

精神共鸣中传导过一阵叹息,

“我们从来就没有逃离那里。”他说。

-------------------------------------------------------------------------------------
①s:Sentinel 哨兵 
    g:Guide 向导
②媒介人:引导哨兵与向导进行结合的角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