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中•完】击鼓(part•2)(哨向AU•半欧风•诗经混搭)

全文7000+,然而占TAG真的抱歉。
什么为什么这章开始文风突变?因为从此开始才是高中码的字QAQ之前都是初二
——————————————————————————————
2
新的任务是前往北方罗塔森林附近消灭奥古斯都党人。也许是奥古斯都内部起矛盾了?你对其真相无何兴趣,满心考虑着如何在完成这个“小任务”以后杀回实验所,再次给予其一致命打击。

——别那么暴躁,冷静点,宝贝。

走在前方的蓝发向导转过头冲你眨了眨眼。

战争在这个年代早已转为通感者之间的战斗。普通人不过是为通感者所操纵的生化武器。哪一方拥有更强大的通感者,哪一方就赢。

无所谓正义,无所谓真相。普通人的思想与价值观自然为通感者所操控,而通感者,亦如何说自己的立场是全然客观正确的?

世界不过是一群强者的意愿所组成。只有强大才是永恒的王者。你嗤然。

卡莱尔载着你和你的向导在树林间奔跑,马蹄落在枯叶堆中,轻巧的声音。远方已然战火连天,树林里一片又一片赤色大火,斑斑驳驳,战鼓迭起。

令人作呕的声音。

忍足的精神触角潜入一个逃兵的精神领域中,情报源源不断地流入你们的精神纽带间。敌方兵力不多,将领是一位LEVEL2的哨兵,与其的LEVEL3的向导。

号角再次鸣响。眼见着那位神色慌乱的逃兵恢复到麻木的“嫉恶如仇”的神情,手执枪械,捂着腹部,一瘸一拐地进入草丛中候敌。其趴下时候,还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呻吟。

徒留了枯叶上一条长长的血迹。

忍足这才回过头,却见着你捂着头,神色痛苦。一瞬间后,精神触角密密地包围了你,你的神情慢慢缓过来,看见忍足侑士充满关切的双眼。

爆炸声从远方的山丘传过来,一阵一阵的回声刺激你的耳膜,震荡你的精神领域,甚至产生了钝痛。

——速战速决。

你说。

那本该是一场比较简单的战斗,本该,对于一位LEVEL0的哨兵和一位LEVEL0的向导来说。然而返程时分,终出了岔子。

卡莱尔不见了。

“迷路了?!”你几乎要咆哮,“那小子怎么在关键时刻出岔子?!”

“不知道”你的向导摆出一副懊恼又疑惑的神情,显得格外诚恳,“精神图景中没有任何反应。”

你想到一个好主意,你说,你放菲妮克斯来找它,你们先撤退,毕竟在敌方的战场上,安全为重。

然而直到你和忍足回到“迹部&忍足”的白塔中,菲妮克斯徒劳而归,独角马下落仍然不明。

气氛变得严肃起来,菲妮克斯受了伤。你在为她包扎,忍足坐在沙发上,两手托腮,双眸无意识地望向前方,你知道他正在自己的精神图景中呼唤它。深蓝色的双眸一如初见时候那片海,看不清表情,看不见未来。

你总是知道菲妮克斯的伤口,即使不用翻来覆去地翻动它的羽翼。你的精神领域会传来与其频率一致的钝痛,那并不是太难忍受,你想。至少此刻你的哨兵正忍受着比钝痛更难受的,迷茫。

“侑士,”你听见你说,“卡莱尔它,会不会被敌方拘禁了?”

忍足置若罔闻,他显然在进行他自己的思考,利用其与其精神体独特的默契。

良久,他站起来道“啊啊,说不定它明天就自己回来了呢。”小麦色的脸庞浮起一抹不真实的笑。

你皱眉。即使不用精神纽带,不用INSIGHT,你也能看出他的不对劲。

绝对不对劲。

说罢,他迅速起身,在冰箱里随手拿一罐曾经屯下的啤酒,回了自己的房间。

咔哒。

门闩轻响的声音在你耳中响若惊雷。这是忍足第一次在属于你们自己的塔中锁上房门。

绝对不对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