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短•脑洞向•AU】煮雪三部曲

我也真是不懂了为什么这个会被吞…
有没有大大来认领脑洞啊!!

煮雪三部曲
———————————————————————
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 ...
                    ——林清玄《煮雪》

脑洞一:
莫关山和贺天是一对,后为家庭反对等等等等莫关山去世。贺天独自来到北极。
“在他们最幸福的那段时间,他们拥有一整个安适的周日,在床上互相倚靠着。莫关山会拿着一本地图册,他们会一个一个地方看过去,想象着“以后”的假日。
但莫关山再也不会知道——贺天望着小屋外面无尽的雪落——有这样一个地方。
——莫关山,我们再不用忍受流言蜚语。”

脑洞二:
他们住在一个小屋里,别的人家都当他们是异性兄弟。莫关山自小在北极圈内生活,父母双亡,他在八岁那年捡到了小贺天。
“黑发的少年坐在雪地里,单薄的衣服,颤颤巍巍地要站起来。血滴在洁白的积雪上,周围是一圈一圈刚刚结成的小冰晶,手搭上去融化开来——都是压抑的呻吟。”
莫关山把贺天捡回家,贺天一言不发,问他身世、家庭他也不答。一年一年,两个孤独的少年相互取暖,渐渐长大。
贺天不生在这里,一直学不会煮话。于是两个人收到的冰都是莫关山来融化。两人之间固然没有秘密,然而某一天开始,贺天让莫关山化了冰,却开始叫他回避了自己听。
那是一些装在盒子里的很好看的小雪片,莫关山大概知道是一些女孩子的表白,“毕竟长大了”他无奈地想着,顺便将自己心中道不明的情愫藏进心底。
贺天一天天地越来越焦急——出门得越来越久,莫关山以为他和女孩子去约会了。
终有一天,贺呈带着小弟烧了莫关山的屋子,将贺天劫走了,莫关山兀自看着载着贺天远去的马车,兀自看着与贺天一起呆过十年的小木屋烧的旺,忽然屋子周围的小冰晶剧烈的化开来,一声一声的拥有贺天低沉嗓音的“我喜欢你”炸裂在莫关山耳畔。一直炸到心里。
那是一个漫长的极夜,第一缕阳光投向北极圈时小屋已化作灰烬。莫关山兀自坐在雪地上——就是当年捡到贺天的地方,看着阳光照射在曾经温馨的家,回忆着以前每一年这个时候被贺天拉着手,看向窗外的朝阳。
春天来了啊。

脑洞三:
贺天家里有一个装了他不想听的话的大玻璃罐。那些穿得漂漂亮亮的女孩子、捧着用精美的包装盒包装的心形的小冰晶站在贺天面前。贺天当面收下,转眼就丢到那个玻璃罐里面,等它一点一点化为没有讯息的淡水。
莫关山第一次给贺天做饭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秘密,当场糊了一个“人渣”的小雪片在贺天脸上。
——被贺天揍得不行。
极圈里的孩子上学很自由,老师讲的课都装在一个一个小玻璃罐里,等想听的时候便在家煮了听。莫关山不愿意听课,被贺天拉了到他家去和贺天一起学。
莫关山那个时候开始往贺天的大玻璃罐里面吐脏话。
他知道贺天不会去听,所以他也不会被打。而且这样真的很解气。
“人渣!贺鸡巴天!”
“还要老子做饭,老子要往里面下毒!”
然后一点一点地,莫关山开始喜欢上那个黑发的少年。
“贺天,你肯定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当面他还是那个不耐烦的小混混,那些缠绵的羞人的心绪只会扔到贺天的垃圾罐里面,直到某天被贺天逮了个着,红发少年红了脸。
“老子只是…听听人家表白不行啊…”
“莫关山,你知道每个人吐的冰晶的形状都是不一样的么?”
贺天早就知道莫关山的秘密,每次听了小莫仔对他的“控诉”也不恼,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
贺天递给他一个墨黑的盒子,让他回家用果酒煮着听。
点燃的酒精灯,温温的火焰如同蛇信子,蒸出的果酒香散在空气里,氤氲得小红毛将醉未醉。
气泡一点一点自底部冒出来,七分熟,莫关山犹犹豫豫终于将玻璃棒敲在杯沿上。
“小莫仔,我喜欢你。”
莫关山又红了脸,将头埋进胳膊里。一会又想起了什么,打开盒子,发现了夹层,夹层里是一个闪闪发光的耳钉。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