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年度巨作•校园•甜•短】化竞生(化竞三十题•一)

一、隔窗看到你

        莫关山第一次走进这所学校是在一个盛夏。
        太阳晒得刺眼,绿茵小道上什么都在疯长。知了一阵一阵和着热浪。行李箱的轮子轱辘轱辘地摩擦滚烫的地面。
        他可能是迷路了,可能没有。最角落的是实验楼,一楼的窗子都浸没在香樟的阴影里。靠近窗子能看见墨绿色的实验台,巨大的通风橱,窗子是敞开的。
        仅有大楼最末端的实验室不同,铁栏杆纵横了整面窗子,隔着玻璃不甚清晰,然而依稀见到里面巨大的狰狞的通风管,架子上数不尽的瓶瓶罐罐——一个真正的实验室样子。
        莫关山再张望了几眼,才发现里面居然有人。莫关山停了脚步,看那人行云流水地将诸多试剂混合,试管的颜色由淡黄变粉又变蓝,那是最精妙的魔术师的手。
莫关山的视线渐渐上移,望见他简单的黑色T恤。那人望过来,脸在反光中模糊了,看得真切而不真切。仅那一双如墨的眸子,穿透玻璃还有夏日炙烤得灼热的空气,一瞬不瞬地望向窘迫的自己。
        莫关山悄然间红了耳朵。就像他手中的试剂那么红。
        轱辘声良久再一次响起。
        莫关山第一次发现化学可以这么帅,这个体育生的头脑中第一次出现“要好好学习”的奇怪念头。伴随着新高一的夏令营,他放弃最新鲜的饭菜也要望实验楼那里绕过去,看一看给他隐秘的期望的“高大上”的实验室,再看一看那个高大的有着幽黑的双眸的化竞生。他每次都在,也许是这个实验室,也许是隔壁的。也许手中拿着试管、锥形瓶、坩埚钳,也许伏在桌上静静地看书,连暑气也近不了他的身。
        他们也许会对视,也许是莫关山悄悄望他几眼然后偷偷摸摸离开。所以他也从来没有注意对方认真看书的脸上忍不住勾起的笑意。
        但是他们隔着一道窗,彼此从未说过话。也不知道对方的姓名。
        贺天注意到窗外那一抹红色是在几天前。第一反应是“自己的大部队来报到了”,第二反应是“估计得是个傻子迷了路”。
        那傻子确是长得清秀,珊瑚色的短发,白净的脸。原本心中也不甚在意,而后一连几天看见他,才慢慢的,在心中记下一个结。小小的,不明显的结。
        后来莫关山离了校、长了大成了人,卧在塌上再回忆当年的一眼,确乎是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轨迹。
        命运诡谲,若早知这看似美好的开局蕴藏着如此坎坷跌宕,自己是否还会去经历那夏日的小插曲呢。
        嗟叹着,掐了枕边人的腰眼一把,身侧的贺天睨着他道:“不管你那天迷不迷路,我必然是改变你命运轨迹的人。”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