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易er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短•OOC•试阅•灵魂墨迹AU】贺日天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贺日天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
1
贺天是谁?作为方圆五公里以内少女心收割机,青春期少女写在日记本里的“年少的欢喜”。常年年级第一五好青年从不说脏话……他仔细思量了一下两下,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女孩子。
还是一群。
贺天刚刚目送走了第五个跑到他面前莫名其妙讲了一堆脏话然后掩面而泣飞奔而去的,女孩子。
“我***你*****妈**!”
姑奶奶你慢点说别呛着了而且明明那么长一句脏话每个人都说得一字不差。贺天不禁伸出尔康一样的左臂深情地拦住那个逃不择路的双马尾,然后,他明白了。
——出现了,他的灵魂墨迹。
2
贺天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四有青年,却在灵魂墨迹上意外得固执。
很难想象这个拽的二万五万的黑发高富帅居然相信灵魂伴侣,听起来都意外的纯情。
想当年贺天也想过怎么怎么“灵魂相认”,怎么怎么一甩头然后怎么怎么说一些“伱巳臥的忝丶使”之类的,呃,没那么惊悚。
但不管那个非主流小贺天想过些什么,现在的深情地注视着手臂上一长串灰色的歪歪扭扭的字迹的贺天,只想把他那个莫名其妙的灵魂伴侣叫过来大骂一通。
消息传得很快,一天之内全校的人就都知道了“震惊!校草贺天的灵魂墨迹竟然是…”这一重大新闻。贺天走路带风到处都是女孩子的窃笑若干男生也因此扬眉吐气。传奇校草一朝沦为笑话你就说惨不惨。
见一作为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的吃瓜群众,在哈哈哈哈贺日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之余,挂在了身旁的展正希身上并表示还是展希希好不会乱说话。受害人贺天撇了一眼对方后颈上乌黑发亮的“不哭了给你吃棒棒糖”表示不想说话。
学校是没法呆了,幸而离毕业也不过两三个月。于是最后那段时间贺•前学生会长•天干了一件利国利民大好事叫做惩治不良风气,逮一个怼一个反正妈妈他们都笑话我的纹身。
于是贺天这个名字又变得高深莫测高不可攀,一度超越“作业”和“光头年级主任”一跃成为年轻的少男少女们最害怕的词语。
上高中之前贺天想了若干办法你说那么大一片脏话连创可贴也改不掉,最后还是找到贺呈的纹身师给了他一片皮肤蜡,贴在皮肤上严丝合缝,才终于让贺天摆脱了那来得莫名其妙的噩梦。
报道那天整个食堂人声鼎沸,都是第一次来呢活力无限的新高一都新奇不已,偏偏有傻子拿了筷子望人堆里穿,恰到了贺天跟前筷子给挤没了,夏天很热人群很吵烤熟的叶子沙沙地响,蝉还在一阵一阵地叫,结果贺天光给注意眼前的人了,注意得头皮发麻脊骨透凉。
那人一头红毛,很是耀眼,他张口,切切地骂了一句:
“我***你*****妈**!”
贺天感到那片皮肤蜡下面的墨迹一阵一阵地发烫,几乎要把蜡片融化掉一样,烫的他无法思考,他不确定,说不定只是巧合而已呢,说不定只是自己过于敏感呢,肯定不会的……
心下一片无措,而对方正要钻入人群中,情急之下贺天一把拉过对方的手臂,不论是之前的非主流还是近两个月一直盘算着用脏话回敬对方一顿,都忘在脑后,到头来急匆匆地脱口而出:
“红毛,别跑!”
贺天把对方拽到跟前,红毛懵极了看贺天的眼神简直像看一个神经病。贺天低了嗓音,直截了当地在人家耳畔问:“你的墨迹呢?”
红毛吓呆了:“我没有墨迹啊。”
“骗人,不可能。”贺天说着便去撩人家衣服,简直流氓。
红毛怒了:“神经病啊滚开。”然后挣脱了消失在人群中。
手臂上的热度忽然消失了,那片皮肤蜡熨帖地贴合在自己皮肤上,此刻却凉的透骨。贺天想着,大概有必要去洗手间检查一下了。

——————————————————————————
不不不不是出本子的试阅,是大家觉得这个梗好玩么想看地话我我再往下写≥﹏≤

评论(3)

热度(37)